部分包材企业订单锐减60% 酱酒上游或将迎来大洗牌

2021-11-22 10:52:44 来源: 酒业家 作者:

  酱酒热降温的连锁反应已然扩散,包材环节成“重灾区”。

  “租厂房、买设备一共投了近5000万,本以为能搭上酱酒热的车,谁想到市场风向大变,还没开工就要干不下去了。”谈及近况,遵义某头部酱酒经销商杨鹏满脸苦涩。

  杨鹏所说的“市场风向大变”,就是酱酒热降温引发的包材需求遇冷。今年5月份,本来从事酱酒代理的杨鹏瞄准了酱酒包材供不应求的机遇,举上千万资金投资新建包材厂,待到一切准备妥当时,并未迎来想象中的订单爆棚,相反,由于缺乏业务,他已在考虑变卖资产减损。

  杨鹏的的境遇并非个案。在资本退潮茅台镇、酱酒渠道热降温,贴牌商退出的背景下,一场订单锐减、降价拼杀、大幅裁员的酱酒包材产业链大洗牌已然上演。

  包材需求断崖式下滑,有包材企业的订单锐减60%

  “中秋国庆后就有明显感受,尤其到11月份以后,酱酒腰部以上企业的订单下降了30%左右,腰部以下的企业订单至少下降了60%。”位于遵义市播州区的贵州艺森源包装有限公司主要为腰部以及以上酱酒企业提供服务,该公司董事长张勇告诉酒业家,近两年伴随着酱酒热,各路资本跨界进入包材企业相继涌入遵义,而随着酱酒热逐渐“退烧”,根基浅、实力弱的新进者,成为第一批出局者。

  “去年国庆前后接了800万左右的单,今年只有300万左右。近期下单的贴牌商明显没那么多,目前主要在消化上半年的订单。”贵州华富天玻璃包装有限公司是仁怀最大的本土酒瓶供应商,来自贴牌、定制酒的订单占该公司业务量的40%左右,对于这波包材遇冷行情,该公司总经理王跃进分析说,随着当地政府规范贴牌酒、定制酒,短期来看必然会造成相关产业链的订单减少,但从长远角度来看,这是酱酒行业的健康、高质量发展的必然一步。

  在调研中,酒业家发现,在遵义以及周边的工业园区,不少新进包材企业已陷入订单不足,开工乏力,甚至停工的困境。而在另一个酒类包材重要供应地山东,也同样出现了冷清的情况。酒业家调研发现,山东包材企业的订单数量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下滑幅度从20%到40%不等,主要集中在酱酒贴牌开发商的订单。

  “贴牌产品没有品牌溢价,产品卖不动,贴牌商大量撤离,是订单量缩减的最大主因。”山东永信包装集团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酒业家通过梳理发现,在这一波酱酒包材降温潮中,行业“马太效应”凸显,对入行时间长、有大量重量级客户积累的头部包材企业而言,业务影响较小,而以贴牌商、腰部以下品牌为主要客户的中小型包材企业则面临着“断崖式”的业务下滑。

  降价拼杀、大幅裁员,酱酒上游或将洗牌

  “目前酱酒包材市场的需求在180亿元左右,而酱酒包材的供应量已远远大于这个需求量,供需失衡、订单下滑,不少小规模包材企业已经掀起了价格战。”张勇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包材产业链人士向酒业家表示,按照往年惯例,下半年涨价是包材企业的常规动作,而在今年6-9月,山东郓城瑞升玻璃、兴达玻璃、金鹏玻璃、永信包装以及菏泽祥盛玻璃、晶玻集团等数十个玻璃企业均下发了上调价格的通知,对产品(包括库存)进行提价,但随着酱酒热的降温,不少包材商并未能像往年一样跟进提价,反而掀起了价格厮杀战,甚至赔本赚吆喝。

  例如报价为6元的酒盒,价格压低到了5元,报价13-14元的书本盒,降价到11元左右……降价跑量,成为不少包材企业在订单锐减下的应对之策。

  另据酒业家了解,裁员40%-60%也成为不少包材企业应对市场疲软的“非常之举”。

  酒业家综合各受访对象的分析,得出酱酒包材产业链洗牌的4个原因:

  1、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8月份召开的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对酱酒资本热产生一定程度的抑制效应,一些准备上马的新品叫停,减少了包材的订单量;

  2、今年中秋旺季超40%的酱酒酒商出现了销量下滑的情况,酱酒的终端开瓶率不高,渠道库存增大,酱酒企业(特别是贴牌产品)的新增生产需求有限;

  4、从今年8月起,仁怀整治规范贴牌酒、定制酒,采取备案、各酒企销售公司挂牌不得超过3个等措施,大大提高行业准入门槛,不少贴牌商退出;

  5、仁怀大多数中小酱酒企业因环保等问题停产,对包材的需求量锐减。

  “酱酒未来将从品类红利迈向品牌红利竞争阶段,包材企业经历这一波大浪淘沙的洗牌,将淘汰落后产能,促进产业从粗放式发展向良性发展阶段迈进。”张勇对酒业家表示,在此背景下,加大研发能力、优化产能机构、提供更高端、更高性价比的产品方是长远之计。(原标题:部分包材企业订单锐减60%,酱酒上游或将迎来大洗牌丨观察)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魏现芳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