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码注册
济南|青岛|烟台|威海|淄博|潍坊| 济宁|临沂|东营|日照|泰安|德州| 莱芜|滨州|枣庄|聊城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景芝 > 那些年 > 60

本站搜索:

二叔的景芝缘

2012-07-12 17:11:00     作者: 有令峻    来源:大众网  我要评论

关键词:
[提要] 二叔打年轻时就爱喝酒,且专门爱喝景芝酒。二叔爱喝酒,且酒量还不小。一顿喝上半斤,不耽误干活。七两八两不累,九两十两不醉。最高纪录是1956年二叔成亲的那天,喜宴上上的全是景芝。他敬前来贺喜的亲友
   二叔打年轻时就爱喝酒,且专门爱喝景芝酒。二叔爱喝酒,且酒量还不小。一顿喝上半斤,不耽误干活。七两八两不累,九两十两不醉。最高纪录是1956年二叔成亲的那天,喜宴上上的全是景芝。他敬前来贺喜的亲友,亲友也敬他,后来就不知喝了多少杯。被伴郎架进洞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气得新娘子二婶掐他的胳膊,拧他的大腿,打他的腰带上摘下钥匙串,从中捏出个酒瓶盖起子,撬开他的牙关灌井水,他一边咕咕噜噜地嚥凉水,一边还眯着眼不住地说:“好酒!好——酒!”

四十多年前,酒是奢侈品、高档商品。每天喝酒是喝不起的。庄户人家,也只有过年过节、亲朋相聚才就个香椿芽炒鸡蛋、炸绿豆丸子、炸藕盒、咸鸭蛋喝上几盅。每逢这种场合,二叔既馋酒,但瞅着那一瓶景芝,又瞅瞅四五个壮汉爷们儿,就不好意思多喝了。只是1972年的春节前夕,二叔喝了个够,喝了酩酊大醉。用二婶的话来说,是喝了个狗熊不认铁瓢。

二叔那年刚满40岁,浑身有使不完的气力。这天,他和侄子我叫三哥的一个小伙子,拉了一辆地排车,去淄川拉炭。那一车装了将近一吨。回来的工夫,使半麻袋地瓜干在青州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商店换了六斤散装的景芝白酒。那酒装在一个大肚子玻璃瓶子里,拄上个棒子瓤当瓶塞儿。酒瓶子放在了车头左侧的一个角里,使几块煤挤住。叔侄俩出了城,下了公路,顺着乡间疙疙瘩瘩坑坑洼洼的土路往家走,也不敢走得太快了。车子被沉甸甸的炭压得吱吱咯咯直响。这时天已黑了,月光照得田野里一片银白。眼前已经影影绰绰看见自家那个村子的轮廊了。又渴又饿筋疲力尽的爷儿俩顿时长了点儿精神。二叔气喘吁吁地说:“到了家,让恁婶子给炒个芹菜鸡蛋,炖个大白菜,咱爷儿俩正二八经地喝上……”话音未落,左边车轮掉进了一个土坑。车子猛地向左一歪,晃了几晃,就一动也不动了。但几乎就在这同时,装着景芝酒的大肚子玻璃瓶随着惯性从车头上滚了下来,在冻得梆梆硬的泥地上“咔嚓”一声摔裂了。二叔大叫了一声:“不好!”就用双手去捧那酒。但又如何捧得起来?二叔急了,双腿跪下去,趴在地下就嘘[1]那土洼里的酒。好在那土洼是个泥洼,冻得像只瓦盆,酒渗得较慢,二叔如饮驴一般地嘘着,又招呼三哥去嘘。三哥也喜欢喝酒,但酒量不大。不一会儿,土坑里的酒连嘘加渗,没有了。爷儿俩头晕脑胀,全身酥软,连站也站不起来,竟躺在土路上四仰八叉地睡了过去。如果不是巡夜的四哥和五侄子发现了他们,拉来了地排车把他俩像拉死狗一样拉回家中,二叔和三哥非冻死不可了。

二叔在第二天半夜里醒了之后,以至后来的30多年里,一直伸出大拇哥说:“那是我老二,这辈子创的最高纪录!起码是4斤!4斤景芝!你们,你们谁敢给我杠杠!”

由此,庄里的不少人都叫他酒鬼,也有叫他酒仙、酒精、酒神的。他说,酒仙不敢当,那是人家李太白李老先生,一气能喝七八斤,天子呼来不上朝,一顿斗酒诗百篇。酒神更不敢当,那是人家梁山好汉武二郎武松哩!三碗不过岗,武二爷一口气喝了十八大碗!叫个酒鬼,不大好听。咱是个土里刨食的农民,就叫个酒罈子吧!

后来,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农村实行了土地承包责任制,乡亲们的日子渐渐富裕起来了。二叔种地种姜有方,勤劳致富,盖了五间新房,买上了农用四轮车、电视机和电冰箱。农民喝酒的档次也渐渐高起来了。不只是本省的名酒,连过去周恩来总理招待美国总统尼克松的茅台、五粮液,老百姓也能尝尝了。可二叔却依然喜欢喝他的景芝酒,别的酒一概不喝。

1995年的腊月二十六,已是63岁的二叔大大的露了一次脸。那天下午,他骑辆红色的摩托车去乡里买了一箱景芝酒,屁股后边一溜青烟窜回俺那个村。刚到村头的桥上,就听有几个孩子又哭又叫,大喊救命。他忙停下车,跑过去一看,河边围了一群孩子。一个孩子指着河中间的一个冰窟窿,说:“二狗掉那里边了!”二叔定神一看,冰窟窿里果然浮着一件红色羽绒服,显然人还没沉下去。他二话没说,脱掉羽绒服毛裤皮棉鞋,就往冰上跑去。刚跑了几步,又忙折回身,撕开摩托车后座上绑的纸箱,从里边掏出一瓶景芝酒,“吭哧”一声咬下瓶盖,“噗”地一声吐出老远,把瓶口对着嘴,咕咚咕咚嚥下去半瓶,将酒瓶递给身边的一个孩子。他担心冰不太厚,被自己踩裂,就趴下身子,撅起屁股,狗爬一般溜到冰窟窿那里。他揪住二狗的羽绒服领子,就往冰上拖。好不容易,将二狗刚拖出水面,却因二人太重,窟窿边的冰被“咔嚓”一声压裂,两个人一起掉了下去。二叔双手撑住窟窿边,一只脚蹬住冰窟窿的另一边,鲤鱼打挺一般纵身一挺,跃到了冰上,又去拖二狗。这次,他吸取教训,身子趴在冰面上,把二狗慢慢往上拖。费了好大劲儿,终于把二狗拖到了冰上。岸上的大人和孩子顿时嗷嗷叫着拍起手来。

二叔虽在冰水里忙活了20多分钟,全身都快冰僵了,却奇迹般地没有感冒。人们奇怪地问他,你穿了火龙衣吗?二叔笑笑说:“我肚子里有半斤景芝哩!酒是个好东西。景芝酒更是个好东西!”

当天晚上,市电视台就播了二叔见义勇为跳入冰窟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二叔也成了远近闻名的英雄。二叔还成了二狗的干爷爷。

二叔的岁数渐渐大了。在镇里上班的闺女女婿和在市里工作的儿子儿媳知道老爸的爱好,回家时专门带上一箱两箱景芝。每到这时,二叔那满脸的皱纹就笑成了一朵花。

上个月我去看他,也是带了两箱景芝。已是76岁的二叔身板硬朗,笑声朗朗。他先推开里屋的一扇门,说:“大侄子,你看!”我定神一瞅,嗬,室内靠墙的一个木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景芝酒的瓶子。有空的,也有没开封的。就像广交会上的展室。这是二叔四十年来收藏的。

我和二叔坐在堂屋正中的方桌两边,二叔的女儿和儿媳端上来香菇炖笨鸡、红烧鲤鱼、炸结了狗、炸蚂蚱、凉拌海蜇,我和二叔就举杯喝起景芝来。二叔眉开眼笑,说:“现如今,日子好多了。我每天中午、晚上,都喝点儿。年龄大了,不敢喝太多了。每顿只喝二两。我这一辈子,是离不开这景芝了。每回喝景芝,我品着都有一股子家乡的味儿。这家乡味儿是啥味,我说不上来。反正是挺亲切挺熟悉挺滋润的一种水土的味儿。安丘的景芝镇离咱这里不过二百多里路,他那个地方的水,跟咱青州的水是不是一根脉呀?”

我又提起那一年他趴在地下“嘘”那四斤景芝和那年春节前夕跳进冰窟窿救二狗的事。二叔哈哈大笑:“好汉不提当年勇啊!”接着放开大嗓门,哇哇地唱了起来:

 

“好酒——喝了景芝酒,

三九寒天不发抖。

喝了景芝酒,

浑身是劲壮如牛。

喝了景芝酒,

天大的困难不低头。

喝了景芝酒,

大康路上大步走。

咱爷俩好哇,五奎子手哇!

不喝个痛快不让你走!

好酒!

好酒!

好酒!”



张静

editor

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