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国际化 你我皆非“菊外人”

2018-06-06 14:24:00 来源: 糖酒快讯 作者: 佚名

  洲际狂魔的捉对厮杀、巅峰对决的愿景重现、青春快马的直道竞速、老牌豪强的狭路相逢……当中国队蹉跎于金元足球无缘世界杯的时候,我们却在以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汾酒为首的中国名优酒身上,找到了三十二路烽烟征服世界的影子。

  进入世界杯时间,极具国家特色的文化自然不甘“寂寞”。中国白酒阵营里,文化茅台走进澳洲,五粮液海外专卖店加速布局,汾酒挺进莫斯科红场,梦之蓝、古井贡、景芝等签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作别了格局明晰的国内市场,漂洋过海的白酒芬芳飘满了整个国际市场。

  关于白酒国际化进程,我们不妨将时钟拨回到一百多年前。

  自1861年开始,中国陆续参加过在伦敦、维也纳、比利时、费城、圣路易斯、米兰举办的世博会,但每次都是以猎奇对象的形象出现在西方人眼里。而1915年在旧金山举行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则让中国白酒出尽了风头,甚至时至今日,不少风光已过的老名酒依旧在与这场盛会抢搭关系。

  而后,在几十年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下,中国白酒的经历就好比操作豪华座驾穿过了一条幽深的隧道,纵使偶有光亮点缀,但却难以摆脱黑暗的桎梏。

  当进度条拉到现代,当改革开放的大门打开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中国白酒开始在国际市场翩翩起舞,而与之同时,洋酒开始进入中国市场,白酒与洋酒演绎几十年对手戏的背后,国内酒水市场格局逐渐成型。

  而随着改革开放的大门越敞越开,中国白酒和洋酒已经变成两个手持长剑,却无需盾牌遮挡的角斗士,既然市场防守壁垒在信息化极度透明的现代已形同“马奇诺防线”,那就试试对攻如何?

  需要注意的是,在国内市场白酒局势似乎可预见的今天,即便是头顶世界第一烈酒品牌的茅台,也不敢笃定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成为白酒海外市场最大的赢家。

  毕竟中国白酒的国际化之路任重道远。

  且不谈消费群体的如何壮大,在与洋酒“放对”的最新规则上,7月1日起又新增三条,别特酒关税降低至12%、无醇啤酒关税降低至5%、重要酒关税降低至0%......当政策的不对等加码海外进攻难度,以及频频见诸于报端宣扬的洋酒在国内市场高歌猛进的论调,似乎每一个标点符号中都渗着必胜的叩关宣言。我甚至觉得,揣在中国白酒兜里的并不是无坚不摧的锦囊妙计,而是一份“缺斤少两”的战斗檄文。

  所幸,为了试图在海外市场上反戈一击,中国白酒是动了许多心思的。在为国际友人带去中华风情浓厚的饕餮盛宴的头皮下,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的每一个脑细胞都在为着“怎样培养当地消费者”、“怎样应对洋酒市场的挤压”和“怎样冷不丁地杀入某个市场”的重大课题飞速运转。

  以巴拿马万国博览会100周年为起点——

  比如,茅台“香遇非洲”,李保芳置身南非开普敦街头,显然不是为专注温饱事业的非洲人送去人道主义关怀。

  比如,五粮液与施华洛世奇联手打造的“五粮液·缘定晶生”,明显是为了在国际市场宣扬“大国浓香”而打造的排头兵。

  比如,塞纳河畔、大本钟前、斗牛场外的洋河梦之蓝,折射出了国际市场上中国白酒姗姗来迟地找准定位的缩影。

  比如,以“中国艺术璀璨之约”为暗号走进联合国总部的剑南春,显然也不是为了与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来一场纸短情长的美丽邂逅。

  比如,在“重回百亿”业已实现的基础上,泸州老窖的品味中国系列活动,将行动瞄准了中国文化和传统技艺用国际化的语言和方式深度表达。

  再比如,数十年坚持不断出口的汾酒、西凤酒、古井贡酒、董酒等,有效地保持着浸润着中国文化的历史和情怀,在与世界交融时的良好桥架。

  在新时代面对广阔的国际舞台,以及贸易战争的媾和,给了中国白酒征战国际市场更多的机遇。另一方面,随着获批的综合保税区逐渐增多,对企业扩大出口带来的诸多便利,企业可以就近进行商检、报关、出港,大大节约企业人力和时间成本。

  在此背景下,一批中小品牌也摩拳擦掌,将中国白酒独特内涵根植于国际消费群,向世界输出中国酒文化,于是,业绩“五连跌”的金种子酒业、掀起青春风暴的江小白、以“名酒”饮誉国内市场的红星二锅头、偏安一隅的金雁酒业、国粹酒业等等也举起了出口的大旗。

  当国内市场跑马圈地的发展局面已成追忆,挤压式增长的商业丛林里,名优酒企借国际市场展露品牌势力,并为国内高端酒市场输送价值链。另外,中小酒企的“借船出海”也不失为一条好的出路。但不管怎样,一旦燃起转战海外市场之雄心,你我,就需要打光每一颗子弹。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张龙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